秦川文化传播机构 | 博亚品牌传播机构 | 照明品牌指数       中国政府网 | 全国人大 | 全国政协
道路照明 景观照明 家居照明 商业照明 装饰照明 汽车照明 显 示 屏 背 光 源 指数研究 网站合作 
中国企业竞争力研究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评价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联盟网
中国企业综合竞争力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监测网
中电指数竞争力研究
中国企业竞争力工程
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培训网
企业竞争力发展研究网
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排行榜
全球竞争力研究组织
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照明产业网 > 产 业 > 数据统计 >
 
媒体中心

景甜生病后躺床发素颜自拍 神色憔悴令 景甜生病后躺床发素颜自拍 神色憔悴令
黎燕珊休闲装扮现身活动 被问杨怡怀孕 黎燕珊休闲装扮现身活动 被问杨怡怀孕
张钧甯否认曾与品牌老板暧昧 张爸亲自 张钧甯否认曾与品牌老板暧昧 张爸亲自
曾志伟儿媳疑已怀孕 友人透露很快就有 曾志伟儿媳疑已怀孕 友人透露很快就有
刘诗诗产后复工状态好 搭档朱一龙演《 刘诗诗产后复工状态好 搭档朱一龙演《
蒋丽莎为陈浩民庆祝50岁生日 一家人合 蒋丽莎为陈浩民庆祝50岁生日 一家人合
唐德起诉高云翔案在京开庭 双方律师已 唐德起诉高云翔案在京开庭 双方律师已
李荣浩的减肥方法上热搜 网友:当明星 李荣浩的减肥方法上热搜 网友:当明星
范冰冰穿破洞裤现身机场 前往重拍电视 范冰冰穿破洞裤现身机场 前往重拍电视
左小青与章子怡一起度假 感情深厚令人 左小青与章子怡一起度假 感情深厚令人

企业资讯

义乌云药房让患者购药更方便_IT 义乌云药房让患者购药更方便_IT
何猷君携威武电竞与深圳广电携手打造 何猷君携威武电竞与深圳广电携手打造
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首个5G实验室开放 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首个5G实验室开放
微软重走“双屏”老路, “软硬兼施” 微软重走“双屏”老路, “软硬兼施”
广东给贫困村配AI医生_IT 广东给贫困村配AI医生_IT
5G技术为智慧医疗添翼_IT 5G技术为智慧医疗添翼_IT
福建加快推动5G产业发展 支持对台对外 福建加快推动5G产业发展 支持对台对外
由炫到实 人工智能转型还要扎根产业需 由炫到实 人工智能转型还要扎根产业需
2019中国媒体无人机航拍高峰论坛:探索 2019中国媒体无人机航拍高峰论坛:探索
关闭最后一家在华手机工厂但别以失败 关闭最后一家在华手机工厂但别以失败

阿里腾讯130亿补贴之下:代理商为“刷脸”疯狂
时间:2019-09-30 16:00 作者:admin666 来源:
 

导语:在巨头们挥舞的补贴支票下,众多代理刷脸支付的创业者也顺势兴起,他们用一种类似传销的方式,疯狂攫取着可见的行业红利。

这天,从事自媒体行业的老何接了一个电话。

通话中,对方提及想在老何所在自媒体平台做一则关于“代理刷脸支付”招商广告。

作为一个在业内小有名气的自媒体平台负责人,今年以来,老何已接到过不少类似的电话。老何再次拒绝了,但这一行的广告需求如此之大背后,是“代理刷脸支付”已成为当下一门十足的“好生意”。

确实,在2019年,“刷脸支付”已经成了巨头追逐的大热点——今年4月17日,在北京“支付宝开放日IoT专场”上,时任支付宝支付事业部总经理的钟繇坦言,未来3年支付宝“蜻蜓”将投入30亿补贴刷脸支付。此外有消息显示,微信“青蛙”补贴力度达到100亿,银联方面也在积极布局刷脸支付,只是尚未有具体措施落地。

在巨头们挥舞的补贴支票下,众多代理刷脸支付的创业者也顺势兴起,他们用一种类似传销的方式,疯狂攫取着可见的行业红利。

拉“新人”入伙才能快速回本

1.jpg刷脸支付应用于超市

林乐(化名)供职于一个刷脸支付代理业务公司,在他眼中,代理刷脸支付是一个十足的朝阳产业。

“刷脸支付更像是基于微信和支付宝的一个新的支付方式,它只不过是将原有的扫码变成了现在的刷脸。”他认为,就像当初的二维码一样,如今推广这种新的支付方式是大势所趋。

林乐所在公司在其中充当的角色,正是给想做代理的“新人”,给予一个能够在微信支付宝及商户间建立联系的资格,让“新人”获得代理权限。

林乐告诉记者,现在市面上大多数做刷脸项目的公司,都是以代理业务为主,即“新人”交了代理费后就获得了刷脸机器的代理资格(通俗来说,这一类代理就是在为微信和支付宝拓展使用刷脸支付这种方式的商户)。

之后,“新人”也因此成为该公司的下级代理商。

“新人”成为代理商之后,可以通过让自己获得代理资格的公司,用比官方定价更低的价格拿到刷脸机器,再以市场价或者以稍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商户赚取差价。

目前,支付宝和微信刷脸设备的官方报价,分别是1699元和2200元,如果代理们通过服务商加盟的方式,就能用最低价1499和2000元提走机器,并且没有数量限制。

更重要的是,目前只要将机器卖给商户,在该机器开始交易使用后还能拿到机器厂商提供的补贴,也就是说,卖机器的利润空间实际会更大——相关数据显示,成功铺设一台机器,蜻蜓目前最高奖励1600元/台,青蛙则是1540元/台。不过,截至锌刻度发稿,上述奖励数字,未获得阿里和微信官方证实。

其实,“做代理实际上最主要的盈利点,并不是硬件差价。”林乐称,因为只要通过刷脸支付作为切入点,代理商与为自己开通代理资格的上级代理还能拿到经其铺设过刷脸机器的商家的流水分润(分润的具体划分取决于购买代理资格时谈好的比例),“代理的分润,是微信和支付宝从赚取的手续费中分出的一部分,可以把它看作是微信和支付宝,作为帮自己推广刷脸支付的代理商而下发的奖励”。

与上述有所不同,林乐公司更多是为代理商提供OEM贴牌业务,即在代理商购买该服务后,为其准备好的服务器上安装一整套刷脸支付项目的系统(包括新零售、餐饮、美业等)。

此时,在这套系统中,代理商可以对该系统进行包装、改名处理,进而以代理商自己的名义运营,比如在全国进行招商加盟,售卖价格完全由代理商决定——锌刻度记者所在朋友圈中,就有一个小有名气的年轻女性创业者,推出了“XX脸刷脸支付”,但其核心,还是基于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支付技术。

选择这种方式有一个前提,代理商必须先有一个属于自己注册的公司。也因此,当“新人”选择这种方式成为代理商后,不会是任何公司的下级代理。此时不光可以发展自己的下级代理,还能如林乐公司一样售卖手上的系统。

2.jpg林乐公司提供的两种代理模式对比(全套系统)

在市场如此火热情况下,林乐坦言,自己公司关于刷脸项目的报价几乎可以说是已经到了行业最低,“其他公司的代理加盟费和OEM贴牌费为什么收得那么高?有可能这个公司的系统也是刚买的,它想多赚点快速回本,所以定价比较高”。

说到这里,林乐还给锌刻度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用2、3万块钱,拿个最低的OEM代理(单个系统),可能只招两三个下级代理就能直接回本了”。

3.jpg盈利分析

百般手段只为邀人加盟

如今,市面上众多代理公司对下级代理及合伙人(OEM贴牌)的渴求,已被赤裸裸的放到明面上。

锌刻度调查发现,在不少代理公司的宣传网站上,都有诸如“加入万亿市场,坐上移动支付风口”、“找准风口,创业无忧”、“3秒刷脸,收益到账”这类让人一看就容易心生向往的口号和标语。

此类网站通常会主动弹出对话窗口,请求浏览者留下联系方式,一旦留下了电话,很快就会有专人负责联系并讲解加盟具体内容。

正如林乐所言,锌刻度在调查中联系到的代理公司,基本都是在游说记者成为其下级代理商或成为其合伙人。为了吸引锌刻度记者加盟,这些代理公司重点讲述了微信和支付宝在刷脸硬件投入的巨额补贴,以及在流水分润政策上的优惠条件。

4.jpg不同加盟费对应不同合作等级

某代理公司售前服务人员陈其(化名),在与锌刻度的交流中透露,代理等级完全是根据加盟费的多少来划定,成为代理后,主要是做刷脸机器的推广、售卖。刷脸机器拿货越多优惠力度越大,在内部价格和官方补贴的双重保障下,刷脸机器相当于是免费的,甚至还能略有盈余(要得多的话可以倒赚一笔)。

此外,还有部分主推代理模式的公司,还直接打出机器免费的口号,相关业务人员告诉锌刻度,“机器、售后、技术维护,都是免费的——我们好推的点就在这里。”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代理公司都没有主动向锌刻度表明过,不管是返利还是分润,其实都有门槛——返利与分润必须是刷脸机器开始交易使用后才能获得,且对机器还有考核。

这意味着,想要成为代理,必须先交一笔代理费,且只有真正与商户合作并成功签单后才能得到收入。通常情况下,代理权以一年期限,面对不菲的代理费以及激烈市场竞争,在这一年里需要卖出多少设备才能保证自己不会赔本?

得知锌刻度记者因没有推销经验而有所顾虑时,陈其又向锌刻度表示,只需要花1000多元注册一个公司拿到营业执照,就有了选择OEM贴牌的基本条件,交过加盟费,再把营业执照交给他们全权办理,后面就不用出去跑单,只管发展下线即可,这也是更快的获利方式。

当锌刻度询问获得OEM贴牌代理资格后是否需要准备办公室、相关网站等其他条件,陈其回答,“并不清楚。”

林乐则告诉锌刻度,当代理商购买OEM贴牌服务后,“完全可以架设一个网站对系统进行宣传”,除了能吸引更多下级代理商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售卖贴牌包装后的系统。

其实,更多代理公司不光是在铺设网站,坐等过客浏览后加入,他们还主动出击,开始在各大社交平台打起了代理刷脸支付招商加盟的广告。

不仅如此,不少代理公司还组建了自己的社交圈,不断分享最新的补贴政策,每天交流最近的业务情况。

巨额奖励下,代理商为钱疯狂

刷脸支付第一次为外界所知,最早是在2015年3月16日举办的IT和通信产业盛会CeBIT开幕式上,马云演示了蚂蚁金服的Smile to Pay扫脸技术,并为嘉宾从淘宝网上购买了1948年汉诺威纪念邮票。

5.jpg2015年,马云首试刷脸支付

2017年圣诞节,微信刷脸支付也在广州白云万达广场的VERO MODA智慧时尚体验店里首度亮相。

2018年12月,支付宝率先推出刷脸支付机器“蜻蜓”,拉开了刷脸技术正式商用的序幕。3个月后,微信紧随其后推出了刷脸支付机器“青蛙”。

9月6日,人民银行印发《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其中提到“探索人脸识别线下支付安全应用,由持牌金融机构构建以人脸特征为路由标识的转接清算模式”,这也为刷脸支付顶层设计打开了通道。

小到超市、便利店、洗车场,大到酒店、商场、地铁站,刷脸支付的应用场景简直无处不在。如果能够将刷脸支付模式顺利推广开来,对于消费者来说,将意味着更快的速度、更简单的操作以及更便捷的服务。

有人将之盛赞为,这是“第四次无现金支付革命”。

为推动尽早实现这一愿景,微信和支付宝除了在硬件方面开始你追我赶式的迭代更新,与之相伴的还有不断加码的巨额补贴。

支付宝方面,从2019年4 月17日到2020 年3月31日,官方针对硬件“蜻蜓”设立的奖励金为每台机器最高补贴1600 元。此前今年3月,支付宝官宣的补贴金额为30亿元,支付宝还宣布未来对刷脸支付的补贴将不计上限。

微信方面,截至2020年3月31日,官方针对“青蛙”也设置了每台机器最高1540元的大额补贴。有消息称,“微信的补贴金额是100亿。”

中泰证券研报曾指出,“国内的第三方支付行业受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巨头的主导,在两家公司积极推广刷脸支付的背景下,整个行业都会快速跟进,包括上游的机器厂商、下游的收单服务机构及其他同业竞争者。”

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在两大支付巨头不惜拿出巨额补贴,快速抢占推广市场大背景下,下游服务商迎来了发展契机,而他们现在最主要的扩张方式就是加盟代理:巨头先授权给服务商,服务商再去全国发展代理。

由此,在这个风口之下,一股代理刷脸支付业务的浪潮席卷开来,甚至变得疯狂——9月下旬,一位某OEM贴牌代理商,就对锌刻度记者说:她所在的圈子,已经有人,不计一切,甚至准备倾家荡产,“对这个事情大干一笔”。

总结:狂热代理正在伤害这个新兴行业

目前,尽管微信和支付宝以130亿元人民币的投入,表示了对这一领域的重视与看好,不过与之前两者抢占二维码风口时的投入相比,尚有所不及。

就锌刻度的调查来看,这个模式能否真正推广开来还有待市场观察,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部分代理商已经尝到了新业务推广、新流量变迁的甜头,顺利挖到了第一桶金。

不过,目前这种狂热甚至疯狂的推广方式,对于刷脸支付技术本身、市场的真正培育,以及阿里微信补贴真正意愿,其实都是一个伤害。

一方面,不少代理商采取类似传销拉新的方式去获得补贴,违背了微信和支付宝用补贴推广技术和培育市场的初衷,甚至与之背道而驰——有某支付公司客户经理称,他们在全国有几千位客户经理,两个月铺设备总量也就几百台。

除了刷脸支付技术还在市场培育初期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客户经理,其实都把重心,放在了拉新收取加盟费提成上面,“这个热钱,远比辛辛苦苦去真正做市场推广更快更大”。

另一方面,“刷脸支付”采用的是3D人脸识别技术,但各种OEM贴牌而来的品牌,对相关技术的肆厨房网意夸大甚至不实宣传,已经让一些用户和商户,对刷脸支付技术本身,更为迷惑。

很大程度上,疯狂而使出百般手段的代理商,并不知道如何去真正进行市场和技术的培育推广,更别说早日实现“第四次无现金支付革命”了,对刷脸支付这个新兴领域而言,恐怕如今反而是一种伤害。

中国照明产业网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冀ICP备09000688号
copyright 2008 www.light-idc.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LED照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