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文化传播机构 | 博亚品牌传播机构 | 照明品牌指数       中国政府网 | 全国人大 | 全国政协
道路照明 景观照明 家居照明 商业照明 装饰照明 汽车照明 显 示 屏 背 光 源 指数研究 网站合作 
中国企业竞争力研究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评价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联盟网
中国企业综合竞争力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监测网
中电指数竞争力研究
中国企业竞争力工程
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培训网
企业竞争力发展研究网
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网
中国企业竞争力排行榜
全球竞争力研究组织
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照明产业网 > 产 业 > 媒体评论 >
 
媒体中心

宠爱之名携全新亚洲代言人许曦文传递 宠爱之名携全新亚洲代言人许曦文传递
朴有天粉丝俱乐部会员费引发争议 比其 朴有天粉丝俱乐部会员费引发争议 比其
曝周迅高圣远聚少离多 两人疑似已办理 曝周迅高圣远聚少离多 两人疑似已办理
美国电影院4月底开始允许复业 从4月2 美国电影院4月底开始允许复业 从4月2
基贤苞娜恋爱5年 日常约会相当谨慎_明 基贤苞娜恋爱5年 日常约会相当谨慎_明
肖战绿洲更新一幅画 简单却十分有意境 肖战绿洲更新一幅画 简单却十分有意境
李小璐直播带货 网友一句评论让她不敢 李小璐直播带货 网友一句评论让她不敢
联合偶像娱乐公司共造超人气偶像,  联合偶像娱乐公司共造超人气偶像,
金靖现身李佳琦直播间自曝:我三个礼 金靖现身李佳琦直播间自曝:我三个礼
杨坤DOULive直播间正面回应惊雷事件,金句 杨坤DOULive直播间正面回应惊雷事件,金句

企业资讯

创想无边 康佳APHAEA以全新姿态构建智慧 创想无边 康佳APHAEA以全新姿态构建智慧
联想童夫尧:坚持“全球化+中国特色” 联想童夫尧:坚持“全球化+中国特色”
从俞敏洪到梁建章,大型企业掌门人为 从俞敏洪到梁建章,大型企业掌门人为
荣耀30 Pro+夜间拍摄体验:“超大杯”的 荣耀30 Pro+夜间拍摄体验:“超大杯”的
玩具外贸订单急剧下降 企业联手电商开 玩具外贸订单急剧下降 企业联手电商开
阿里巴巴携手浙江德清打造数字乡村样 阿里巴巴携手浙江德清打造数字乡村样
志翔科技支撑华大九天远程安全办公_ 志翔科技支撑华大九天远程安全办公_
北京依托5G、人工智能等“硬核”科技力 北京依托5G、人工智能等“硬核”科技力
谣言“5G传播病毒”从何而起?可能来自 谣言“5G传播病毒”从何而起?可能来自
苹果谷歌将联合推出疫情追踪系统_IT 苹果谷歌将联合推出疫情追踪系统_IT

南方日报:对带货主播“转正”的期待_评论
时间:2020-05-14 16:00 作者:admin666 来源:
 
原标题:对带货主播“转正”的期待

  “薇娅、李佳琦要‘转正’了!”人社部日前公示的“拟发布的新职业、新工种及调整的职业(工种)信息”显示,准备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加一个新工种,那就是眼下方兴未艾的带货主播——“直播销售员”。疫情期间,“云经济”快速增长,给直播带货提供了大展身手的机会,有力推动了消费潜力的释放,在一些地方还服务了电商扶贫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带货主播赢得认可,有望“转正”为“直播销售员”也就自然在情理之中。估计一些人会萌发更强烈的向薇娅、李佳琦“抄作业”冲动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互联网营销师”之前,顺应互联网电商经济的蓬勃发展,人社部此前还官方认可了一个新职业——网络营销工程师。只不过相比“互联网营销师”,前者更侧重于工程技术层面,对网络营销师的要求集中在如何搭建营销型网站、开展竞价推广,以及结合论坛、博客、微博、邮件、软文等技术手段和平台的整合式营销推广。如果说“网络营销工程师”属于“后台”的话,那么以直播销售员为代表的“互联网营销师”更像是走到“前台”,靠的也不是各种编程语言、统计分析、软文写作,而是以打动用户为主的销售能力。但共通的一点是,从网络营销工程师到互联网营销师,不断催生的新职业新工种,无疑折射出我国电商经济的非凡活力。

  站在职业教育的角度,直播销售员“转正”给很多人带来了期待。虽然看起来直播的门槛很低,只要面对镜头敢说、能说、会说,再加上一些特长、特色就能引发人们的关注,但至少在很多人看来,玩直播还是有点不务正业的意思,顶多是业余爱好。而一旦转为正式职业,一方面代表了国家层面的正式认可,另一方面也必然促进相关的职业教育培训,加快相应的职业技能标准开发工作。例如,“网络营销工程师”就是纳入职业教育体系的,且工信部还会对培训合格者颁发职业技术证书。有了专业化的知识和技能训练,对那些想要把直播带货作为一份正式职业的人来说,相信会多一些底气并少走很多弯路。

  令人存疑的是,除非实施职业资格认证准入制度,大抵薇娅、李佳琦们不会太在意“转正”与否或有无这样的职业技术证书吧。首先,像众多互联网“新玩法”一样,直播带货也有“头部经济”倾向,即往往行业领头者风光无限,而金字塔下的绝大多数人生存不易,特别是行业进入门槛越低,竞争生存的压力会越大。其次,直播带货有很强的“眼球经济”属性,那些带货能力强者,要么是有网红特质的知名主播、明星和官员,要么是有个人特长、特色的“草根”,他们身上与众不同的标签,往往是号召力和关注度的来源。围绕直播销售的技能培训其实是相对容易的,但如何把技能知识转化为带货能力,估计对很多人而言是不小的考验。

  在笔者看来,人社部拟将“直播销售员”列入新增职业工种,固然体现对直播带货者的认可,但更深层次是对这一销售新业态在带动消费、助力扶贫工作等方面的期待。如果这种解读没错的话,那么重点或许不在于直播者有没有获得职业技术技能认可,而在于:一是如何搭建更大的平台,让贫困地区、边远地区的普通带货者有更多展示的机会;二是切实做好直播带货的消费服务保障,只有让消费者更放心地消费,直播带货行业才能良性发展下去,成为新消费的助推器。

中国照明产业网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冀ICP备09000688号
copyright 2008 www.light-idc.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LED照明网 版权所有